不卡二区
中文字幕
制服诱惑
女同性恋
卡通动画
丝袜长腿
少女萝莉
重口色情
人兽性交
小说系列
暴力虐待
学生校园
玄幻仙侠
明星偶像
生活都市
不伦恋情
经验故事
科学幻想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最新网址发布>>永久boolab.org

湾仔往金钟转去荃湾线的人群涌到了。眼前有一个大约中三、四的女孩,身穿真光旗袍服,扎着两条长长的马尾辫子,她身形不算太高,因为她用侧揹的袋而不是用背揹的书包,从后看她只见她的 pat pat 左右摇摆,而且旗袍令她的 pat pat更见丰满,我已决定将目标锁定

这班车很迫很迫,当然这正中我下怀,她只能迫到近车门的位置,而我则紧紧来她的背后。我的手,已经很不自觉想放在她的 pat pat 上了。

趁住行车时的摇动,我用姆指在她的 pat pat 上试探地扫来扫去,她好像察觉了,她的手放在她 pat pat 的地方,希望能隔掉我的非礼,但我又怎会让她成功?

我不去摸她的 pat pat,反而去摸她想的手,又是像刚才的来回抚摸,我见到她连耳根也红了,果然没错,她是一个很怕羞的人,我认定了她是会忍受而不会叫的了。

她看来不愿意我摸她的手,摸了一阵后,她缩开了,既然她已经知道我在搞她,我的动作更大胆了。

我这次一掌就盖住了她的 pat pat,不是静止的放在上面,而是不安份的轻力搓弄,我完全感受到她 pat pat 的弹性。

为配合一早已勃起了的下面,我扮企唔稳成个下身贴住她的 patpat,我下面的感觉是柔软,大概同一时间,她的感觉是坚硬,不过我无暇去体会她的感觉,我下面不断的顶着她 patpat,随着地铁摇动左右磨擦,我慢慢将下面移到她 pat pat中间的屁股沟,左右郁动时磨擦到左右的股肉而份外兴奋。

本身放在pat pat的右手慢慢的移下,去寻找底裙的边沿,即使是隔着校服去摸底裙的边沿都会使我份外的兴奋。

而她,耳根已经完全红了,当我五只手指慢慢摸上她右边的大腿,只好低着头,默默的任我的手在她大腿抚弄,任由我下体在她屁股沟磨擦。

真光的旗袍服至少有一个好处,就是够贴身,当我右手摸她的大脾时,完全是有贴身的感觉,不似其他裙般可能摺起了而减少手感。

最重要的是,她没有穿PE裤打底,只有一条薄薄的底裙,我在她的大脾上由轻轻变成重重的压下去,太薄的底裙隐藏不了她底裤的位置,透过旗袍,我右手摸到底裤的边沿。在摸到底裤边的同时,也许连她都感觉到,我深深顶在她屁股沟的下体变得更硬了,甚至有想射的冲动。

「请小心车门……dododododo…」她没有下车,但身边却多了一个真光妹,她身形较为矮小,头髮及肩,圆圆瓜子面且充满一份稚气,看似是中一、二的学生,不过我不打算向她下手,「坐这山,望那山,一事无成」嘛,当然要专心继续向这个扎孖辫的真光妹埋手。

我的下体贴着她的pat pat,车厢更迫了,大站份人都是背对住我,就连刚上车的真光妹都只是侧面对着我。

刚才趁着挤涌的人潮已静静的绕到她前面的大腿上,默默的等待着机会,当车门合上,我的五指山亦盖在她前面大腿位置,如今的情况就像环抱住她一样,她想挣扎这是没有用的,而且那个刚上车的真光妹亦发挥作用了,她们两个真光妹虽然不认识,不过她都不想同校同学知道自己被非礼吧,万一回到学校被人宣扬,这个怕羞怕事的扎孖辫女生可不愿意呢...

我的左手无声无色地逐渐掀起了她的旗袍,不过掀起的程度是不足以令我将手伸进去旗袍内,为防被她发现,我的右手要帮忙扰乱她,由她大腿逐渐滑去她的私处,她感觉到了,她左手抱着书,右手伸下来捉住我的右手希望我不要得寸进尺。

软软的就是内裤的质感,我中指与食指情不自禁去突然用力挤压,她也突然用力捉住我的手。她想别过头来,不过太挤迫了,她只能望着地铁车厢的窗门,我也反射望住已经被我弄得面红耳热的她。

另一个真光妹还很有闲情的去哼着调子,我右手的中指就跟着她哼出来的调子挤压她的私处,当她哼到轻音时我轻手些,而当哼到重音时,我挤得较大想力,但不到十秒,我已忍不住很大力的挤压,她只低着头望着玻璃,我在玻璃上彷彿看到她哀求的目光,而且显出半点无奈,因为她也知道,哀求都是徒然的。

左手的默默经营给右手製造有利的空间,我趁着地铁忽然摇动,她站得不隐,本身抓紧我的右手本能地扶在车门上,而我的右手即时钻进她的旗袍内,五指直接摸在她滑滑的大腿上,而且不断搓磨,她不能掀起自己的旗袍去捉我的手,只能隔想着旗袍压着我的手,以期制止我的非礼,但我想连她自己也清楚,这样又怎能制止我呢,这只算是一些无力的反抗而已。

快到佐敦站,为了不让她在佐敦站下车,我左手揽住她的腰,右手飞快地脱下她的内裤至大裤,她不可能在这个情况下走动...

但有很多乘客便涌入,只要她不大叫,乘客见到我这样揽着她,都以为我俩是一对情侣,更何况这个时间佐敦站涌入的多数是学生,我和孖辫真光妹竟然被一群 DGS包围了,我们的左边是尖沙咀上车的真光妹,而前面和后面都涌来了四、五个DGS学生,其中一个穿女童军制服,孖辫真光妹的表情非常尴尬,怕事的她怕被人发现?

只见她低着头,默默忍受我的右手在她下体一下又一下的侵犯,当然还有我愈来愈硬的下体,虽然紧贴着她的屁股沟,但仍然要挤些空间出来左右磨擦,这样柔软的pat pat不让她刺激到我射精简直就对唔住自己。

被围在众女学生面前非礼她的感觉份外兴奋,下一站是油麻地,很多人会在这个站转车,为免到站时给人看到她被除下内裤而知道我在非礼她,我趁这个时间先替她穿回内裤,但这并不代表我就此放过她...

我的手掀起内裤的一角,整张手伸进内裤入面,隔着内裤去直接抚摸她的下体,她在旗袍外压着我的手更大力了。

怎样?很紧张吗?我会令妳更紧张的,我将食指轻轻的插入她的阴部,我并不打算弄破她的处女膜,不会插得太深,但浅浅的抽插已令她吃不消...

愈来愈快的动作令她的身子突然软下来。刚才无暇去望周围的女孩,但除了见到前面的DGS都有讲有笑外,在我侧面的真光妹竟然都面红红的?莫非有另一人在非礼她?

原来她一直在玻璃门的反射下看着我的「好事」,难怪看得面红耳赤,既然有观众,我也要卖力些...

在旁偷看的真光妹当然看到我在干甚幺,眼睛瞪大似是不相信在地铁上会遇到这样的事,不过当我左手重新揽着孖辫真光妹的时候,我就没有闲情再去理妳信不信了。

我的下体变得更硬,没有阻隔的在旗袍上面磨擦,毕直坚硬的下体就像柱子般顶着她的pat pat,深深的陷入...

我的右手更快速地在她下体进行快而轻的抽插,虽然是被迫的,但她的确有生理反应了,我的手指,感觉到湿湿热热的液体流出,彷彿就是我的战利品。

剩下来的时间,是时候整理大家的衣物了。

已经到站,佢好快咁标出车,我当然无咁顺滩,跟住佢出去,顺便用手渣多佢个pat几下。跟住我见到佢好快咁标走左。我都漫不经心咁出埋闸……行到上地面居然比我又见返真光条旗袍妹!

佢一路行,头都无回,完全唔知我跟住佢。呢处係一个旧区,我谂佢应该住係其中一幢旧楼。

行行下我见佢讲电话,可能係马路好嘈,佢都讲得几大声,我特登行前听下。

「下,你又由得细路一个人係屋企呀,好危险ka呀妈。好心你啦,成日挂住打牌!细路得哥5岁炸,有咩事点算呀!」

非礼佢时惊到完全唔敢望过黎,所以佢係完全认我唔倒。我扮住客跟住佢入lift,佢按10楼,我按9楼,我係lift内再望多佢几眼,係旗袍下包住既身体好正,我估佢应该大约係 33-28-34。最正係个咀,谂起一阵喂佢食肠,真係咩唔开心野都飞走晒。

九楼lift门一开,我就好快速咁出去,跟住即刻跑去后楼梯,跑上十楼,刚刚见到佢身影,已经出左lift行紧去屋企。

佢好专心开门,我就扑过去,从后一手掩住佢个咀,一手揽住佢条腰,好恶咁话:「唔好叫呀,我有刀呀,你一叫我就一刀捅死你同你细路呀!」(其实我都无刀,呃佢之ma)

佢好惊,细细声咁55叫唔好,个人定左型唔敢反抗。我话:「轻轻力关好门先,唔好嘈醒你细路。」佢好听话,一面比我揽住同掩住口,一面细细力关好门。

我揽住佢条腰,只手摸住佢个小蛮腰,碌野顶住佢pat,已经好难顶,佢一关门,我只手就由小腹摸上去,好滑,跟住我一野渣佢个波。

佢係咁挣扎,想推开我只手,重55声咁叫唔好。

但佢边够我大力,我係咁搓佢对波,好恶咁话:「你够胆就叫,你细路一阵比你嘈醒,比我捅死!」佢双手仍然用力想拉开我只渣波手,但係个口就唔敢大叫,只係喊住口咁细细讲唔好。

我见佢唔敢叫,就唔掩口,两只手一齐渣佢波。佢对波唔係太大,但係好有弹力同好圆!睇住佢对又圆又挺既波波係蓝色旗袍下比我渣到变左型,真係好正。

佢好努力咁用手推我,但係我企係佢后面,双手从后伸向前揽实佢,佢点会推得我开。佢可能真係好惊佢弟弟醒左出黎比我打,所以佢只係喊住细细声咁叫唔好,直情望都唔敢望下我。

佢对波真係太正,好结实好弹手,加上佢重係着住旗袍,令我好想延续先头地铁既非礼 feel,我死命一手揽实佢唔比佢郁,另一手就去拉开自己裤练,拿条肠出黎。

条肠已经谷左好耐,一出黎就硬过铁棒,我先用肠係佢patpat左右扫佢,佢feel到我拿左条野出黎,好惊又好自然咁用手伸向后想推开我扫紧佢patpat条肠。比佢推得几推,我碌野重硬。

于是我捉实佢只手掌,用肠肠大力吉佢手心,重要用手迫佢渣埋手指渣我条肠。佢惊到震晒,喊住咁讲唔好,大力想抽走只手。佢比我迫佢用手掌套住我铁棒,我就狂抽插,由于先头係地铁到而家已经谷左好耐,加上而家睇住自己咁free咁玩呢个旗袍学生妹,所以插得几下已经忍唔住射左出黎...

射到佢一手都係,佢feel到射出既精液,真係好惊,终于佢都忍唔住吓到呀呀声咁大叫左两声。

我怕佢再叫比邻居知道,所以一边仍然捉实佢只手套套下,等我射晒为止,一边好恶咁话佢:「你再叫多一次呀拿,叫醒你细路,等佢一出黎,我就一拳打爆佢个头」

佢真係好锡佢细路,佢仍然流住眼泪喊紧,细细声咁低头话:「唔好呀……佢病左呀……佢无咩抵抗力ka……你唔好打佢呀……」

佢好无奈咁慢慢开口,一开左少少我即刻夹硬质条半硬半软既肠入去,佢好惊咁55555555555555一声,跟住已经比我质晒入去出唔到声。佢喊晒好唔愿咁既表情,慢慢收缩佢个咀黎啜我肠。

「我一早见到你个咀猪猪地,就知你好钟意啜肠肠啦,係咪好好食呀?」佢好委屈咁拧头,我再喝佢:「叫你啜呀!大力d啜快d呀!」

佢真係听话,开始用力啜我肠,佢个口腔好暖,加上佢猪猪地个咀本身就係天生用黎啜肠既,我好快又变反硬,一手禁住佢头壳顶前后咁chuek,自己条野又前后咁抽插。

我另一只手都无停,隔住件旗袍狂捏佢个波。睇住佢着住件旗袍比我搅,令我觉得重high,所以我决定要由得佢着住旗袍比我劲吊一获...

我一边抽插佢个口,一边四维望,见到见到有张大床无人,重有一间半开门,我估应该係佢同佢细路,我已经谂到下一步点玩。

我比佢啜到条野又变返铁棒,我突然一下抽碌野出黎,佢个口由于真空状态,「卜」一声咁离开佢个口。我用手扶佢起身,佢无意识咁用手推我挣扎,我再企係佢后面,用铁棒隔住旗袍插入佢pat la,呢一插直接插到佢个屎眼,佢好惊咁用手伸去后面推我,细细声好委屈咁话:「唔好呀……求下你放过我啦……..」

我一面伸手去前面渣佢对波渣到变型,一面用铁棒狂插佢pat la,重要个龟头一下一下咁插佢屎眼口同大脾,一面再问佢:「你老实话我知,你先头啜肠肠咁叻,你同几多个男仔啜过?」

「无呀…….我唔呀…….你放过我啦……」佢好委屈咁拧头,细细声咁话。

「你唔答我係咪想我入房打爆你细路个头呀!」佢震左一震,细细声咁话:「唔係呀….唔好呀…..我只係同我男友试过炸…….」

我听落觉得超high,平日问d女性经验都无人会答我,佢居然咁听话讲我知,我再大大力咁插佢pat la,又问:「咁你係咪好钟意食肠肠呀?」

佢比我一下一下咁插到个屎眼同掂到个西,好痛苦咁话:「呀….唔好呀…..唔钟意呀…呀…...我觉得好臭呀…..呀……唔好再撞我啦……求下你啦…….」

我无理佢再大力抽插,插到隔住旗袍都撞到佢patpat拍拍声,真係超正。

「咁你係唔係处女?」佢比我抽插,撞个pat撞个人chuek chuek 下,好惨咁话:「唔好呀…..唔係啦…..」

「曳曳呀你,我要罚你呀。」跟住我一下插实佢pat la唔郁,双手从后揽实佢条腰唔比佢走,慢慢推佢行去佢细路训紧间房。

佢好惊,唔知我想点,用力向后撑想反抗唔向前。佢越向后用力,我条野就越插佢个西既门口,磨下磨下,我觉得佢个西有好多水流出黎。

「你做咩呀……你唔好搅我细路呀…..」佢一边反抗,一边口震震好惊咁讲。

佢始终唔够我大力,我慢慢已经推左佢去门口。「无,反左屋企咁耐,都无睇下你细路点,望两眼睇下係有无事都好呀。」

佢当然知道我无咁好死,极力撑后想唔入去,但係都係无用,比我推推下我同佢揽埋一旧咁入左去。果然比我见到有个5岁大既豆丁训係床,可能我地行入黎d挣扎声实在唔係细,个豆丁好似醒左咁,慢慢拧转身过黎。

我向后一缩,缩到刚刚好自己比门遮住,而个旗袍妹就比细路见到少少。

「细路你醒啦,你病呀,快d训多d啦。」旗袍妹好惊我真係打佢细路,即刻扮无事,有少少口震。

个豆丁睡眼惺惺咁话:「家姐你做紧咩呀…….」

「无野……入黎睇下你之ma……」

我见佢扮无野,机不可失,即极速蹲下去,从下向上伸手入佢旗袍,一手抓实佢条底裤,用力一扯扯到落佢脚眼。因为个旗袍妹只係係门边突出少少,佢细路完全睇唔到我做紧既野。

佢都未黎得切反应,我已经再极速起身,同时两手揭起佢底裤同旗袍,露出佢完美雪白既patpat。

佢知道咩事,大力向后撞我想撞出房,但係我企得好稳,只係出左少少。

「你最好继续扮无事叫你细路训返,若果唔係佢一起身我一定打爆佢个头!」我好细声咁话。

跟住大力推佢肩膀,佢上身跌返入房,然后我用手拉高佢大脾,佢企唔稳就变左狗仔式咁伸直双手双脚,成张桌子咁爬係地上。重要上身係房入面比细路见到,下身比门遮住,我揭开左旗袍,唔等佢再有机会反抗,铁棒对準佢个西,好用力咁一下插入去!一插到底!

佢突然比我插个西,一定好痛,佢个西真係好紧。佢痛到忍唔住细细声「呀」咁叫出黎!

「家姐,做咩嘈醒人呀……」佢死命忍住扮无野,把声好紧咁话:「无……家姐做运……呀(呢个时候比我大力插左一下)…….运动之ma…….你…..呀(又插)…..你快d训…….呀(再插)……训啦……」

咁样插法真係high到无轮,所以无停过係咁狂插佢,等佢又要叫,又要死忍唔出得声,真係好正好正。

「家姐呀!你嘈住人地点训呀!」佢好委屈咁话:「对唔……呀(睇住佢重着住旗袍,我又大力插佢)…..对唔住呀细路………呀(再插一野,血水係咁流出黎)……..家姐出……..呀(又插)……出去ka la……呀(再插)……」

佢破处剧痛,再忍不着想开离开,用力向后撞,想撞我出去,我当然唔会比佢出去,佢每次向后撞只会自动波咁比我插,我仲唔洗用腰力仲爽呀!

佢本来双手禁地,跟住真係忍唔住要叫,跟住单手禁地,另一只手自己掩住自己个口,尽量唔比自己出声。虽然掩住,但係手指la都漏出细细声55咁声。

「家姐呀!你係我房55声做咩呀!!」

佢死命忍住想连55声都无,但係我真係插得佢好劲,佢始终都忍唔到,只有拧转头,一面用手掩住口,一面用好哀怨既眼神望住我,求我比佢出去。我再用尽力,睇住佢流泪哀求既样黎插多佢几下,真係正到想死咁滞!

跟住我一路插实佢,大力拉佢向后,然后对住个梳化就坐落去。由于一路插实同揽实佢条腰,我一坐落梳化,我地好自然咁就变左观音坐莲,佢比我插住个西,失左重心一野坐落黎,我碌铁棒直情插向上到佢子宫顶,顶到我龟头有d痛。

佢因为已经出左房,可以细细声咁叫,佢就呀一声咁叫出黎。我听到真係high到死,我插实唔郁。

「有得叫出声係咪爽好多呀?」佢先头係细路面前扮无野,而家先wa一声喊出黎,好痛苦咁话:「你正一衰人,你无好死!」

佢越闹我我越兴奋,我大力捉住佢条腰,迫佢坐莲,然后大大力咁向上狂抽插佢,佢又痛又high又怕嘈醒细路,上身好痛苦咁左右摇晃,细细声咁闹我话我好贱格。

「痛……好痛呀……求求你,拔出……来……求……求你拔出来……」

「痛咩!若不是咁样插,你永远也不会成熟, 快高长大嘛」

「呀…停…轻力点,鸣 ..... 呀 .......呜……放开我……求求你……鸣……好痛……呀……!」

我双手跟着撕开旗袍妹上身的衣衫,扫开佢校裙内白色既内衣,捏握佢对正波,再看令佢双目紧闭,面上还有两行清泪,放弃抵抗集中意志熬过下身破处既痛楚,一份汙辱纯真嫩滑的感觉不断由指尖传来!

旗袍妹一抬头看着书柜门上的镜子,只见中自己的倒影,头髮淩乱,校服披散纷飞,裸露的双乳不断随着身躯的升降跳动不定,嫩白的乳房上还不时添上我新的抓痕。更令旗袍妹无地自容既,是看到自己苦撑开双腿,不断被动地用自己的西在我的身上扭动套弄,西水带血不断浅出,这是一个纯洁的小女生吗?旗袍妹不想再想下去,但刚刚才停下的泪水,现在又不自觉地再次流下来。

「..恩恩.妳奶味,真係好正..」我就一味埋首在旗袍妹胸部上温柔,吻索吸啜旗袍妹两边乳房,顺着旗袍妹胸口起伏,贪婪拥吻起来。

「係咪整得妳好舒服呢,唔使怕丑,叫俾我我听」

「呀...唔 .. .唔好. .呀..嗯..啊..呀..」佢破身痛苦再变成毫无意识既娇吟, 双腿开始不自控把我的腰紧夹起来,下身嫩肉不断痉挛收缩。

「嗯. 唔.啊..呀....唔....呀....啊...」娇淫乱声中受着我既姦淫.........

「来, 同你一齐高潮」旗袍妹一阵羞怜表情,狂性大起,我吻佢耳珠。

变成刚才响细路房内强姦既时狗仔式,手穿过旗袍妹胁下,抓住佢对波不断用力急推,佢开始任叫吟,不怕会惊醒佢细路,看见我俩丑事,更毫不理会佢所叫的是高潮还是痛楚.......

「.....呀...嗯嗯...呀.唔唔..啊.唔...呀..唔......」

我再将佢反身面向我 ........佢回神一下 ...... 慾海回到强姦之现实 ..... 双手本推开着我双肩,我再加强抽送 ........

佢抵受不了,为求卸力之下,竟揽着了我后背承受我强行比佢刺激,持续不断舒畅快感,做成一浪接一浪波涛,旗袍妹内裏敏感肉粒,增生得更多更快。

「......好......酸.....好....舒.....唔......呀..............」我不断推动进入旗袍妹肉璧深处。重叠一起,顶峰快感使佢语不成声昏昏晕晕有气无力的张口叫着...............

在我摆布下,旗袍妹挺腰相送,相互触发引起高潮,在一下强烈挺刺。

「----啊呀----」旗袍妹激吟........

之后忍唔住低吼一声,大力一野向上插实佢,咁就连我留反哥少少精液都内射出黎,热la la咁直接射入佢子宫!

佢感觉到我射左入去,她再度回到现实。

「唔好射入去呀……鸣…」好委屈咁乌低个头,之后高潮晕倒过去。

刚发洩既我如死鱼般卧在旗袍妹既胸脯休息,看着旗袍校服上那泛红既桃花,知道自己夺去了一个纯真少女既贞操,一丝快感由心里升起,双手仍没闲着的玩弄着旗袍妹既双乳。

「....你可以走啦....」旗袍妹衣衫淩乱不整,全身满是汗水,佢只能如软泥般躺在床上,胸口起伏不断,呻吟喘息。

「开心完就唔要我呀」我再抚玩佢双乳奸笑,之后我就着衫走人 ........

到依家谂起条真正旗袍妹响地铁比我非礼,后响佢由细路房外狗仔式强姦佢时望反转头好哀怨既眼神,再变成淫妇高潮叠起,主动挺腰比我抽送,真係回味无穷呀 ......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小说月排行榜最新网址发布>>永久boolab.org
图片小说推荐排行榜最新网址发布>>永久boolab.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