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卡二区
中文字幕
制服诱惑
女同性恋
卡通动画
丝袜长腿
少女萝莉
重口色情
人兽性交
小说系列
暴力虐待
学生校园
玄幻仙侠
明星偶像
生活都市
不伦恋情
经验故事
科学幻想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最新网址发布>>永久boolab.org


  1.

  『大久保同学,还有香田同学,你们一起来有什幺事吗?』初夏的午后,女教职员室里準备下班的水木叶子抬起头,露出疑惑的表情看着两个学生。

  她是新任的英语教师,现在终于习惯学校的生活,学生喊老师时也能很自然的回答。所幸到目前为止没有发生任何麻烦的事,上课的情形也很受学生们欢迎。

  『真对不起,老师正在忙的时候。』

  大久保龙二一鞠躬后,少许弯下上身说。

  『有事情想和老师商量。』

  龙二的身材很高,有着英俊的面孔。在客气的态度里也能露出压迫对方的威力。学业和运动都很优秀,就是班上的太保们对他也不敢妄动。

  『什幺事呢?』

  看到龙二的视线,叶子多少感到心慌,感到自己的脸颊大热。

  从龙二身上闻到危险的气息,那是她第一次看到龙二的印象。叶子的外表虽然文雅但个性坚强,但还是不知道该如何对应这样的学生。

  『不便在这里说的事... 能不能请老师到没有人的地方呢?』龙二说话时一直凝视对方的眼睛毫不放鬆。

  『这样... 升学指导室是空的... 』

  叶子感到窒息,自己主动的移转视线,向正在和另一位老师谈话的主任说明要使用升学指导室,然后站起来向两个学生招手。

  隔壁的升学指导室是约三坪大小的房间,房里只有桌子和摺叠式的椅子,以及不 钢的资料柜。

  『大久保同学,你有什幺苦恼吗?』

  叶子一面打开窗户,一面儘量用开朗的口吻说。

  『是老师本人的问题。』

  『什幺?我的问题?』

  听到意外的话,叶子站在窗边回头,转过身来把手抱在胸前露出疑惑的表情,心里很奇怪的涌出没有原因的不安感。

  『老师,你刚才表情变了。是不是心里想到什幺事情了呢?』龙二站在年龄差不了多少的新任教师面前,还大胆的把双手插入口袋里。

  『大久保同学,你说什幺?不要说奇怪的话。』『老师,大约在一星期前,有一个风很大的一天吧。』龙二一面说一面回头看一眼。

  『她说看到了老师被风吹起裙子的身体。』

  看到露出困惑表情的老师脸色开始变得苍白,龙二脸上出现讽刺的笑容。

  『老师好像想起来了。正确的说,是六天前的中午休息时间,地点是通往图书馆的走廊,那里的过堂风很强,是掀开裙子的好地方。』龙二忍不住笑出来。

  『可是,老师也太大胆了。在那样风大的时候,不穿内裤,还在下半身... 』『你不要说了!我一点也听不懂... 你在说什幺?』叶子倒竖柳眉,但还是多少显出恐惧的表情,不但不能制止龙二的嘲笑,反而使他的火 更旺。

  『老师不该说谎,我拿证据给你看吧。』

  『老师,仔细看,裙子里的情形照得很清楚。』『这... 这是... 』

  叶子一眼就看出那是偷拍的下半身照片,不知道在哪里拍的,焦点很準确,连细部也很清楚。

  『照得很好吧?这个连屁股沟也看清楚了。』

  龙二拿出的照片里能看到裙子里的圆润屁股,是从下面以垂直的角度拍的。而且在丰满的屁股沟里,有二条棉绳像丁字裤一样的陷在里面。

  『老师不能再说不知道了吧。知道这是在哪里拍的吗?』在露出惊慌表情的叶子面前,龙二从口袋拿出一叠照片。

  『是在你上课时偷拍的。』

  当叶子露出狼狈的表情时,龙二更嘲笑说:

  『当你朗读课本时,一定会在教室里走来走去,而且每一次的路线都是一样的,到最后一排我的位置就会向后转。嘿嘿,这时候就有机会了。』龙二最先尝试的,是把照相机藏在书包里,把快门线拉到手里,等待最好的机会。

  可是无论怎样调整镜头的角度,还是会被裙子阻挡,只能拍到大腿的一半。虽然也有把书包放在地上让老师跨过去的方法,但是有被发现的危险。龙二没有办法,只好用掌型照相机,等待目标物通过,故意弄掉橡皮擦,假装做捡起来的样子,迅速将镜头对正裙子里。

  『这个杰作就是这样拍下来的。虽然是很冒险的方法,但始终没有人发现。』龙二大声笑起来。

  『你真阴险,我不要和你谈了!』

  叶子歇斯底里的摇头,想向外跑去。

  『还不能走,事情还没有谈完。』

  龙二伸手就把叶子的身体抱住。

  『你是暴露狂的变态教师,哪里有资格说我阴险。』龙二露出像猫捉老鼠的从容态度,抱紧拚命挣扎的肉体。就是隔着衣服感受到的屁股的弹性也非常美妙,同时因为身体的接触,使裤子里的东西已经膨胀到疼痛的程度。

  『怎幺样?是投降了吗?还是要大声求救呢?』龙二用讽刺的口吻在叶子的耳边悄悄说。叶子好像很伤心的咬紧嘴唇,露出说不出的性感。

  『大久保同学,有她... 香田同学在看。你这样做,不怕对你有不利的后果吗?』叶子知道自己无法逃避,向女学生伸出右手,好像要求救的样子,可是她只是像个稻草人一样地站在那里,把可怜的脸孔转过去,不肯正面看叶子一眼。

  『你还看不出我和奈月是一伙的吗?』

  龙二以胜利者的姿态显露和香田奈月有亲密关係。

  『你撩起裙子,解决老师的疑惑吧,知道你是什幺样的女人,一定能变成好朋友。』龙二把叶子的身体转过来,面对有古典美的美少女。

  『还不快一点!我的脾气是不能等的。』

  龙二的态度使奈月感到恐惧。

  『是... 』

  奈月点头答应,弯下上身战战兢兢的拉起学生群。首先露出前拢的可爱膝盖,然后露出大腿,最后是...

  『香田同学!难道你是... 』

  叶子惊讶的声音刺痛奈月的心,她全身颤抖,脸色红到耳根。

  『老师说得不错,她是不输给老师的暴露狂,也是被虐待狂。不穿内裤上学是常有的事。』龙二抚着无毛的耻丘说。

  『不是的... 是昨天晚上... 他强迫给我剃光的... 』奈月抓住裙子的手不停的颤抖。虽然如此还是没有放下裙子,只是拚命忍耐羞耻感。

  『原来... 你们是这样的关係。』

  叶子好像失去抵抗的力量。做梦也想不到会遇见有相同嗜好的人。

  2.

  『这样说来... 老师去世的男朋友是虐待狂,到现在还无法摆脱他的影响。』『我们在大学的讲座认识,后来还同居。因为他参加登山社,对绳索的操作很熟练,每次都把我弄到全身无力为止。』叶子忘记自己是教师,把一切坦白的说出来,也和龙二等人能坦白相处。

  『他是一点也没有温柔的地方,是典型的虐待狂。可是我还是没有办法离开他。自从那年冬天他登山失蹤后,有半年的时间我还不相信他已经死了。就是现在,快到月经期时,不知道为什幺就会想到那样的虐待,只好用他留下的绳子自我安慰。』『原来这个绳子是情人留下来的,我还真有一点嫉妒。』龙二露出充满慾望的表情,弯下身体把鼻尖靠近屁股,果然闻到月经的血腥味,刺激着龙二的鼻腔。

  『你不要这样闻... 老师会羞死的... 』

  叶子想推开龙二的脸,二个人形成小小的挣扎。可是在力量上叶子无法抗拒龙二,只有露出认命的表情任由龙二在屁股上闻来闻去。

  『老师,对不起,他每次都是这样的。』

  奈月在旁边像自己的事一样的表示难为情,红红的脸低下去。

  『香田同学,你不用为他道歉。而且... 我对这种事已经习惯,我不在乎的。』叶子虽然拿龙二无计可施,但不由得引出微笑。原来每一个虐待狂都是这样的,回想起以前的情人不由得产生奇妙的感慨。

  『大久保,不能太过分了。不要只顾像狗一样的闻,抬起头来怎幺样?』叶子虽然这样说,但又不由得妥协。

  既然这样想闻女性的月经味道...

  『老师,肯让我看了吗?』

  听到叶子的话,龙二抬起头露出好奇的眼光,同时立刻解开裙子的腰带和挂勾。

  『等一下,不能在这种地方,真拿你没办法。』裙子很快就被拉下去,本能的压住衬裙的叶子,弯着腰好像无奈的耸耸肩。

  『我是输给你了。可是在我脱的时候,你们要把脸转过去。』『好吧,这不是外人,是老师的请求。』

  龙二已经对这位美丽的女教师等待了很久的机会,所以现在反而不急不荒的转身背对着叶子。对龙二而言,也是意外的发展,现在存在一半高兴一半困惑的状态。

  『老师,快一点。』

  『好,知道了。』

  叶子大胆的用手拉月经裤的腰,一面注意门口的方向一面脱下月经裤。

  出血第二天的昨天是高峰,今天是第三天,出血的状况不是很严重。叶子把沾上经血的卫生棉迅速摺叠后放在月经裤里,再把月经裤放在身后。

  『老师,快点,我已经不能等了。』

  『快了,但还不能转过来。』

  『为什幺要让我等得那幺心急?』

  龙二说完,不等叶子答应立刻转过身,可是马上目瞪口呆的站立在那里。

  『这样满意了吗?』

  叶子在桌上,用双手支撑向后仰的身体,脸上露出微笑。没有想到叶子会摆出这幺淫蕩的姿势,龙二也不得不说:

  『这样分开大腿的样子真是让我五体投地,不过你不能完全忘记女人的羞耻感呀!』龙二虽然这幺说,但眼睛还是离不开形成M形的大腿根。

  『不要那样看!我还是会难为情的!』

  『你虽然这幺说,但是是自己分开腿的。』

  龙二还是不顾一切的把脸靠近,用好奇的眼光凝视隆起的阴阜,也许是月经的关係,看起来花瓣有点隆起,手还没有摸到就绽放,露出里面鲜红色的洞口。

  如果是平时的龙二,这时候就会立刻伸出舌头在肉缝上尽情的舔。可是现在有一点犹豫。

  (头昏脑胀的,要先射一次才行。)

  龙二被浓厚的血腥气薰得血气浮躁。握紧自己勃起的东西,回头说:

  『奈月,你来替我舔老师的阴户,女人应该能做到的。』龙二强迫奈月跪在叶子的前面。

  其实奈月并不喜欢这种味道。

  『不要!老师救救我!』

  奈月抓住桌子抬起含泪的眼睛说。

  『你如果也是被虐待狂就应该能忍耐的。不要在那里发呆,快点过来舔吧。』这时候的叶子对自己的行为感到兴奋,下意识的抬起屁股,露出满是经血的秘丘。

  让自己的学生看到身体的秘处... 这样的念头引起更大的兴奋,使叶子的举动更大胆。

  『啊... 老师也这幺折磨我... 』

  快要哭泣的奈月露出怨尤的表情看一眼后,就好像认命似的低下头,慢慢把嘴靠过去。

  立刻闻到鲜血的腥臭味,强烈的腥臭感引出泪珠。虽然如此,还是遵守龙二的命令,用舌头在阴户上舔,把快要硬化的经血一下子吞下去。

  『看吧,你是能做到的。就这样把那里舔乾净吧。』龙二发出笑声说。

  不到两年的调教,原来接吻时身体都会僵硬的奈月,已经变成这种样子。

  当初像强姦一样夺取她的处女,和那时的纯真模样完全不同了。

  (下一个就轮到老师。不过有人先玩过她,是有一点遗憾。)龙二的虐待欲又兴起,为寻找排 的对象,来到奈月的背后,用力撩起深蓝色的学生裙,立刻露出没有穿三角裤的雪白屁股,龙二迅速解开腰带,拉下拉 。

  『奈月,把屁股抬高一点,现在要把你最喜欢的东西插进去。』龙二像好玩的拍打屁股,在变成美丽的粉红色时,顺着屁股沟抚摸柔软的肉洞。那里果然已经 淋淋到不需要前戏的程度。窄小的洞迫不急待的夹紧手指,微妙的蠕动好像不肯放鬆手指。

  『吸血鬼都会自叹不如了,竟然 淋淋到这种程度。』龙二的内心对奈月的快速成长感到惊讶,但还是用力抓住丰满的肉丘,把勃起的肉棒对正肉洞。先用龟头把洞口顶开,然后一下子就插入到深处。

  粗大的兇器把薄薄的花瓣向左右顶开,左右上下的任意活动。发出肉和肉摩擦的声音,加上女人们喘息的合音,逐渐的野兽化。

  奈月虽然被身体快要裂开的疼痛折磨,但如今已经能配合插入子宫深处的节奏,开始向前后扭动屁股,享受性感的喜悦。

  『啊... 夹得越来越紧了。』

  隔壁就是教职员室,随时会有人发现的不安,将三个人的性感提升到极限,龙二首先进入崩溃阶段。

  『奈月,还有老师... 一起 吧!』

  龙二最后深深的插入,让膨胀到极点的肉棒脉动,把精液喷到奈月的子宫深处。

  3.

  『老师,迟到五分钟了。』

  叶子上气不接下气的跑来体育馆隔壁的男生更衣室。

  『对不起,因为要查一点东西费了时间... 』

  在排列许多衣柜的房间里,露出一副情夫派头的龙二把奈月搂在怀里,靠在衣柜吸菸。

  『老师的那个已经结束了吧?』

  『是,昨天就完全没有了,也做到答应你的事。』叶子的脸色红润,忍不住低下头。

  『可是,不会有问题吗?你们是从体育课溜出来的吧?』『我是肚子痛,奈月是脚抽筋,所以不用担心。』龙二瞇瞇单眼皮的眼睛,在叶子的身上上下打量。

  『老师,不要说话了,快点脱光衣服,迟到的份,会好好的疼爱你的。』龙二完全把叶子看成是自己的情妇。

  『是,知道了... 』

  叶子的脸更红润,就好像展开翅膀的蝴蝶,先解开胸前的缎带花,再解开上衣的钮扣。脱去上衣后立刻露出漂亮的丰满乳房。

  叶子忍耐着耻辱,弯下身让裙子落在脚下。

  『嘿嘿嘿,你好像遵守命令了,能不能说一说不戴乳罩不穿三角裤上课的感想啊?』龙二看着叶子均衡的裸体说。美丽的裸体已经使龙二藏在内裤里的肉棒硬化。

  『你不问也应该知道,哪里还有感想... 吓得不能集中精神上课。』叶子用怨尤的口吻说,还下意识的露出讨好男人的媚态,双腿夹紧扭动。用左手掩盖乳房,右手放在下腹部上。其实这都是诱惑男人的演技。

  『其实,你内心是很喜欢大家看,不如就在讲台上跳脱衣舞吧。』『你太过分了!我要生气了!』

  叶子露出含情脉脉的秋波,已经完全没有教师的威严,好像什幺事都没有比讨好男人更重要了。

  龙二剎那间就看穿叶子的心理,内心大喊成功。

  (嘿嘿嘿,真是标準的暴露狂,只是听我说跳脱衣舞眼睛就湿润了。)龙二看到比自己想像的还要强烈的暴露狂,内心感到非常得意,如果今后能调教得当,也许真的能在讲台上跳起脱衣舞。

  『老师啊!你这样要等到什幺时候?暴露狂就应该像暴露狂的表演脱衣舞!』叶子的样子,难为情的样子好像是做作,轻轻扭动的肉体显得很淫蕩,龙二也有迫不急待的感觉。

  『不... 我快要羞死了,不要说什幺脱衣舞啦... 』叶子用性感的声音说,然后先从放在胸上的左手慢慢向下移动,露出粉红色的乳头。

  然后好像要男人急躁似的,故意扭动柳腰,放在下腹部的右手也开始慢慢向下移动,完全暴露出Y字形的光溜溜的耻丘。

  『你看吧,你要求的事我已经做到了。』

  叶子发出娇柔的哼声,然后把修长的大腿向左右分开。

  『嘻嘻嘻,这样才适合老师,把没用的毛剃光,这样爽快多了吧?』龙二笑着仔细检查像幼女的耻丘,然后批评说:

  不愧是暴露狂的老师,还没有摸到就 淋淋的,不论是阴唇或是阴核,都适合跳脱衣舞。有这样的身体还做老师,实在太可惜了。』龙二说完后又转身向奈月说:

  『奈月,你不是有事求老师吗?你不是说要回报老师的月经吗?』龙二说完就用力摇动面露恐惧的奈月的肩头。

  『我说... 请不要这幺用力抓我!』

  因为龙二的力量太大,奈月痛得流出眼泪。

  『老师,求求你,把我的运动裤脱下去... 闻那里的味道。』奈月脸红红的低着头请求。

  龙二在旁边要求说清楚究竟是哪里的味道。

  『阴户的... 请闻我阴户的... 味道... 』

  奈月羞得把头低下去快靠到胸上。

  『她已经三天没有洗澡,为的是要培养这样的味道。三角裤也一直穿在身上。』只有龙二一个人高兴的样子,狠狠的推奈月的后背。听龙二的口吻,好像是她主动的要求这样,更使她羞得无地自容。

  『哟,三天之久... 奈月,你真了不起,老师会很高兴的闻你的味道。』叶子立刻在奈月的面前跪下。

  『要开始脱运动裤了。

  叶子看着奈月羞涩的表情,把运动裤拉下来。

  『啊... 羞死了... 』

  奈月忍不住发出呜咽声,但叶子还是把运动裤拉到脚踝上。然后把白色的三角裤同样的拉到膝盖上,但这一次是让黄色的般痕露出来。

  『一直变成这样都不管... 龙二也太狠心了吧。』三角裤的中心都已经变硬,可见有多髒了。很可能在小便后也禁止擦拭,不然不可能髒到这种程度。

  『有很强的味道,三天份的小便都渗透在那里了。』叶子的眼睛没有离开变黄的部份,也不怕把脸靠在那上面。强烈刺鼻的阿摩尼亚味道。想到是奈月的就一点也不觉得髒。

  『啊... 真是美妙的味道,刺激得令人兴奋。』叶子陶醉的闻,也毫不犹豫的在并直的大腿根以及在开始发芽的耻丘不停的吻。

  『不要在那种地方... 啊... 那里很髒... 』

  奈月用双手盖在脸上,让滑溜溜的舌尖侵入散发出强烈味道的肉缝里,扭动细腰发出哼声。

  『不... 不髒... 一点也不髒... 』

  叶子深深的呼吸从肉洞冒出来的浓厚味道,拚命的伸出舌尖,在有如处女的肉缝上舔。

  但那里究竟已经不是处女,看起来薄薄的花瓣也很快就绽放,允许舌尖的侵入。下意识的露出媚态,前后扭动细腰的模样,正式迎接男人律动的女人的媚态。

  『你真敏感,已经这幺多蜜汁,舔也舔不完... 』叶子抬起头才发现没有拨开阴核的包皮,立刻用手指捏起将皮拨开。没有想到,这样一来立刻发现臭味的来源,那里藏满米糠般的耻垢。

  『哟,这里这幺多的耻垢,难怪有味道。』

  叶子用老师教训的口吻说完,在那上面涂上很多口水,用小指的指甲尖在包皮的根部轻轻刮。

  『你自己也看看吧。因为平时没有清理,所以才会有这幺多的耻垢。』叶子把小指送到奈月的鼻前后,自己又闻一闻。

  『啊... 又刺鼻又腥... 但这种味道真刺激。』好像闻到酸味很强的乳酪,叶子高高兴兴的把刚才的小指含在嘴里吸吮。

  『既然老师这幺喜欢这个味道,就闻这个吧。』叶子的狂热态度也使龙二发出狂笑,过去一个一个的打开衣柜的门,只要找到发出馊味的内衣裤就丢给叶子。

  『哇!这个好臭,这个都长霉了!』

  在叶子的身边立刻有很多骯髒的内衣。

  『一点也不用客气,选择喜欢的闻闻看吧。』

  『我不要!』

  叶子好像很厌恶的转开脸时,挨了一记火辣辣的耳光。

  『唔... 不要这样。』

  叶子还没有说完,就有骯髒的内裤套在头上,那种强烈的腐臭味使她感到噁心。

  『啊... 为什幺要这样欺负我... 』

  想取下套在头上的内裤,因为双手被龙二抓在背后而办不到。

  『老师,既然这幺讨厌,可以给你取下来,但是要... 』龙二转向站在面前的奈月说:

  『奈月,你的另一个愿望呢?不会是瞒着我就解决了吧?』『不,没有... 』

  三角裤缠在膝盖上伫立的奈月摇头。本来就已经羞红的脸,这时候更是红到耳根。

  『那幺就赶快请求吧,差不多到忍耐的界限了吧。』龙二露出苛薄的眼神,不停的看着有耻骨隆起的下腹部。也许是心理作用,觉得那里的膀胱胀起,三天前剃光的耻毛长出新芽,那种模样显得非常淫猥。

  『这个... 』

  奈月鼓起勇气看着叶子说:

  『求求老师... 我已经从早晨就忍耐,请喝我的尿吧。』奈月说完就用双手摀住脸。

  『嘻嘻嘻,老师听到了吧?解决学生的痛苦也是老师的任务吧!』龙二编出一套大道理,对头上套着一件快要变成黑色的内裤的叶子说。

  『我知道... 我会很高兴的喝奈月的小便。』

  『嘻嘻嘻,这样才对!』

  龙二高兴得大叫,立刻从叶子的头上取下骯髒的内裤。

  叶子露出头时,就像金鱼一样张开嘴呼吸空气,丰满的胸部也上下起伏。

  『差一点就窒息了,你真粗野... 』

  叶子抚摸鬆开的双手,仰起柳眉作出愤怒状。但也不过是种媚态而已。

  『不管你怎幺说,也一定要执行你答应的事!』龙二从自己的衣柜拿出铝製的漏斗,脸上露出残忍的笑容,毫无理由的给叶子一记耳光。

  『把漏斗含在嘴里躺在地上。要老师做奈月的马桶。』龙二一面说又一面打了叶子两、三下耳光,并把漏斗塞进叶子的嘴里。

  『唔... 唔... 』

  叶子的颚骨快要脱臼似的疼痛,但在肩上被踢一脚,立刻乖乖的仰卧。

  『老师好像认命了。把双手垫在脑后吧。』

  龙二又叮咛要张开眼睛看,决不可以闭上,这才命令奈月骑在老师的脸上。

  『奈月,不用客气,现在的老师就是马桶。』

  虽然从大眼睛流出泪珠,但叶子还是显出陶醉的表情。奈月站在旁边只是扭动双腿,没有勇气骑到美女老师的脸上。

  『你为什幺慢吞吞的!不肯听我的命令了吗?』龙二说完就给奈月吃耳光,又迅速来到她的背后,轻轻的抱起三角裤还在膝头上的奈月。让她骑到叶子的身上,胯下在叶子的脸上。

  『你不要太麻烦我。在我数到十以前一定要尿出来给我看!』『羞死啦... 不要笑我... 』

  奈月被抱起来形成婴儿尿尿的姿势,含着眼泪请求原谅。

  叶子不停的点头,靠自己的美貌是多少男人向她讨好的叶子,现在竟然成为马桶...对自我陶醉的叶子可以说是难以忍受的耻辱,但相对的也使她更兴奋的场面。叶子的眼睛已经失去焦点,仰卧的身体也不停的摇摆。

  『啊... 要漏出来了... 老师,对不起... 』

  从昨夜就没有上厕所的奈月,听到龙二在耳边不断发出嘘嘘声,忍不住像幼儿一样大哭。

  就在这剎那,放出忍了又忍的东西,把露出喜悦表情的叶子的脸完全弄 。

  『你真是兇猛的尿出来,就不能瞄準一下吗?』龙二费力的想把左右摇摆的喷水集中到漏斗的中央。这时候只有他一个人高兴的说话,看着还在尿不完的奈月,和无法完全吞入而露出痛苦模样的叶子。

  4.

  『你们不要慢吞吞的!已经没有时间了!』

  率先走出更衣室的龙二,用严厉的口吻催促还在更衣室里面的二个人。还有十分钟第三节课就要结束 —— 想到这段时间里要她们在校内走动,心里当然也很急。

  看到龙二在招手,首先是叶子战战兢兢的伸出头看,奈月跟在后面。二个人的身体都是赤裸的,而且被龙二五花大绑。

  『奈月,我们就认命吧,事到如今只有相信龙二,跟着他走了。』到紧要关头还是叶子发挥年纪大的优点。不过对于危险的暴露狂游戏还是感到恐惧和兴奋,使五花大绑的乳房上下不停起伏。

  『我怕!可是和老师在一起就... 』

  身材苗条,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还小的奈月把脸靠在叶子的肩上说。她本来就有很重的倚赖心,自己一个人什幺都无法做到。

  『你真胆小。龙二在那里看了。』

  『可是,我太害怕了... 』

  奈月更表现出撒娇的样子,翘起嘴巴要求给她增加勇气的吻。叶子用眼睛的余光看着龙二,转身吻奈月柔软的嘴唇。二个人的乳头相碰,从那里产生甜美的搔痒感。

  『在这紧张的时候,你们二人还能做这种事。』看到二个好像情人一样的接吻,龙二急得直跺脚。

  『你们二个到此为止。还不肯听我的话,就要给你们一点颜色看了。』龙二把二个人分开,用手拍一拍挂在肩上的皮包。皮包里除了有她们的衣服和皮鞋外,还有棉绳、浣肠器等道具。

  『我不要浣肠了,已经弄过三个了,那样就够了吧。』奈月露出恐惧的表情,弯着腰摇头,身体想后退。

  『你们二个人马上从这里出去!』

  『好吧,奈月... 跟在我后面... 』

  听到叶子的话,这一次奈月也乖乖的点头,从黑暗的更衣室走到有强烈阳光的户外。

  赤裸的二个人不由得把身体靠在一起,因强烈的阳光瞇缝着眼睛不安的向四周看。更衣室的左手边是体育馆,右手边是校舍,幸好都看不到人影。从体育馆传出的声音能达到更衣室,不知何时有人从那里出来看到赤裸的二个人。

  『你们二个人都像老太婆一样弯腰!』

  龙二毫不留情的在二个向后挺的屁股上拍打。刚才浣肠时已经玩弄过她们的屁股,但在光天化日之下看到的屁股另有一番风味。

  『快走!如果这幺怕就永远到达不了厕所!』

  龙二从后面把二个女人赶到外面去。

  被五花大绑而失去双手自由的二个人,走路时不得不扭动屁股,给跟在后面的龙二大饱眼福。

  『奈月,不要因为怕羞就低下头,你和我一样是被虐待狂的话就应该挺起胸膛。』叶子虽然这幺说,但是现也落在地下,根本谈不上抬头挺胸。不过随着习惯,也能享受一下暴露游戏的刺激感,还逐渐产生希望有人能看到的愿望。

  (不管是谁... 看看我赤裸的身体吧!现在可以免费的看到我这样成熟的裸体!)叶子产生想要高喊的冲动,露出火热的眼神看着校舍的方向。

  『为什幺突然停下来了呢?』

  龙二心里知道她变化的原因,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伸手向她的大腿根摸去。果然那里又热又 ,还能感觉出肉洞的收缩。

  『原来那样不肯的,现在已经这种德性,老师真是好色的女人!』把插入肉洞里的手指弯曲,粗暴的在里面搅动,使陶醉在白日梦里的叶子回到现实。

  『唔!』

  在子宫产生强烈冲击时,叶子哼了一声清醒过来,这才难为情的说:

  『哎呀... 我是怎幺回事?』

  『那是我想知道的!』

  龙二笑嘻嘻的用食指和中指作出V字,还把沾上蜜汁的手指送到叶子的面前。

  『舔吧,这是你沈迷淫靡幻想的处罚。』

  『啊... 你又折磨我了。』

  叶子好像还没有完全从白日梦清醒过来,露出妖 的眼神,很顺从的张开嘴舔起沾上自己分泌物的手指。

  『你好像很陶醉的抬头看着校舍的窗户,要不要我帮你实现梦想?』龙二好像完全了解她的心事,用手指向运动场。

  『看那一边,大约距离三十公尺的地方,有旗竿和学校创办人的铜像。』叶子顺着龙二的手指看,然后点头。

  『我的命令是跑到那里去,让创办人的铜像看看你的阴户。』听到龙二的话点头后,叶子又急忙摇头。

  『那样... 太过分了... 』

  在旗桿四周没有任何遮挡的东西,从三栋校舍都可以看到。

  『如果做不到,就算了吧。』

  龙二很乾脆就收回命令。

  『我们回去吧。』

  龙二想把二个人拉回去时,叶子的脸色苍白但还是露出陶醉表情说:

  『不... 我去。就是丢掉教师的工作我也不会后悔的。』(我就知道你会这样。)

  她是暴露慾望非常强烈的女人,假装作出没有那种意思时,她一定会主动要求...龙二的判断完全正确。

  『龙二,如果发生万一的状况,你就带奈月逃走,我不愿把她也捲进来。』『不,老师,我跟你去!』

  对叶子有特殊感情的奈月,跑到前面阻挡叶子的去路。胸对着胸,坚持不肯让她一个人去。

  『谢谢你,有你这样的心意就够了。』

  叶子心里感到很高兴,对奈月的要求几乎流下欢喜的眼泪。

  『我就要去了。龙二,你照顾奈月吧!』

  叶子说完就转身向前跑去。开始是经过停车场,汽车还可以做挡箭牌。

  在车与车之间弯下身体跑,可是看在龙二的眼里简直就像走。向左右摇摆的屁股在阳光下发出亮丽的光泽。只是心里想要快一点,可是脚像无力般不肯动。只有三十公尺的距离觉得远了不知多少倍,甚至走到铜像以前还摔倒二次。

  (是不是被看到了?)

  对暴露的兴奋几乎不能呼吸的叶子,同时产生想大哭的恐惧感,战战兢兢的回头看校舍。可是没有发生令她担心的骚动,也没有学生探出身体向这边看。

  (还好,没有被发现。)

  鬆一口气的同时,全身好像失去力量。可是这种感觉很快消失,叶子摇摇头振作精神,和铜像面对面站立。

  (我可以叫你伯父吗?我是水木叶子,我要吻你了。)叶子靠近有马粪的铜像身上吻一下。当然是做给龙二看的。

  『嘻嘻嘻,对了!』

  叶子对表情严肃的铜像笑一声,向后转后分开双腿挺高屁股。这样弯下腰就变成龙二要求的姿势。

  『伯父,请看吧,在阳光照射下,阴户的肉洞里也十分清楚吧?』扭动漂亮的屁股演独脚戏的叶子,也开始感受到下腹部里越来越强烈的便意。暴露狂带来的兴奋,这时候完全受到伤害,使叶子感到意犹未尽的遗憾。

  『快去你们期待已久的厕所吧。』

  一直担心被发现而注意四周的龙二,急忙把二个女人叫回来关上门。

  从更衣室经过走廊到校舍的三楼,没有一个人看到她们。只能说是很幸运。在路上奈月因为肚子巨痛在楼梯上蹲下不肯走。经过叶子的鼓励,总算克服这样的危机。

  龙二关上门,身体靠在门上鬆一口气,挂在肩上的皮包也落在地上。无法掩饰内心的紧张,在鬆一口气的同时额头上开始冒汗。

  『奈月,难得你能忍耐,再忍耐一下就好了。』五花大绑的二个女人,精神好像也鬆懈下来,都跌坐在厕所的瓷砖地上。气温虽然很高,但二个人的身上都冒出鸡皮疙瘩,很痛苦的样子。

  『龙二,求求你快让奈月上厕所吧。』

  叶子看到奈月痛苦的模样开始为奈月哀求。可是她本人也有强烈的便意,痛苦的忍不住扭动屁股。

  『奈月,老师是牺牲自己想帮助你的。』

  奈月摇摇头说:

  『不要为我那样!』

  流下眼泪,但不知为何眼泪从脸上流下去时感到非常舒服。

  『好了,你们二个都站起来吧!』

  因为时间已经急迫,本来就準备让她们大便的龙二,为她们打开大便间的门。

  『奈月,你怎幺啦?站不起来了吗?』

  叶子的身体虽然摇摆但还是靠自己的力量站起来,龙二把她送进大便间,可是奈月已经完全瘫痪,只是在瓷砖地上挣扎。

  『真麻烦!』

  龙二虽然咋舌,但露出愉快的表情抱起奈月。龙二难得做出体贴的动作,把她脸上的汙水擦乾净。

  『跨在马桶上,这点还能做到吧?』

  龙二让二个女人都蹲在蹲式的马桶上,走出大便间,但没有把门关上。

  『你们二个给我听清楚,在我答应以前不可以拉出来。』龙二站在同时能看到二个人的位置,拉下运动裤,从内裤里拉出发出黑光的巨大肉棒,再从皮包拿出变黄的三角裤套在肉棒上。

  『嘿嘿嘿,这种感觉真不错,是最好的手淫道具。你们也不要发呆,要想早一点爽快,就要使我快一点射精。』龙二站在那里看着二个女人露出痛苦的模样开始手淫。

  五花大绑的女人蹲在那里的样子是最好的手淫对象。

  可是对二个女人来说,龙二的规定实在很痛苦。

  『啊... 肚子快要裂开了!』

  叶子扭动淫蕩的屁股。隔壁的奈月好像已经进入恍惚的境地,屁股只是颤抖,连哼声也发不出来了。

  『你们忍耐的毅力很好,现在可以拉出来了。』龙二答应让女人们大便后,揉搓肉棒的动作加快,上身向后仰去。

  『啊... 以后会迷上这种方法了!』

  握紧套在肉棒上的三角裤,终于忍不住开始喷射。在这同时二个女人也分别达到最舒畅的剎那,有如在梦中般开始排泄。

  
Contents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小说月排行榜最新网址发布>>永久boolab.org
图片小说推荐排行榜最新网址发布>>永久boolab.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