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卡二区
中文字幕
制服诱惑
女同性恋
卡通动画
丝袜长腿
少女萝莉
重口色情
人兽性交
小说系列
暴力虐待
学生校园
玄幻仙侠
明星偶像
生活都市
不伦恋情
经验故事
科学幻想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最新网址发布>>永久boolab.org

345风肚翩翩


两口子笑容满面的送走了姑爷。转身进了屋,王有才立刻心急火燎地见从后面抱住了老婆。

她老婆正在收拾碗筷,头也没回道:“你干嘛呢,没看到我正忙着啊!”

“这我可管不着,你昨晚倒是快活了,可把老子给害惨了,现在非得发-泄下不可。”王有才气咻咻地便去剥自已老婆的裤子。

小丽的母亲被他不知轻重的动作触动了某处,立刻便疼得叫了起来:“哎哟喂,你轻点,弄疼我了。小丽他爸,今天身子不方便,改天再给你吧!”

“你可得跟我说清楚,怎幺就不方便了,要不然我可跟你没完。”这是怎幺个情况,才被姑爷用了一晚上就不方便了?王有才又惊又急,更是用力的去扯她老婆的裤子。

她老婆也急了,紧抓着裤腰带道:“昨晚不小心被姑爷给走了后门,到现在还疼着呢,这两日只怕是做不得那事了。”

王有才顿时明白过来,捶胸顿足道:“我的天啊,这后门也能走的吗?”

她老婆便把昨晚才从姑爷那听来的话原样学了一遍:“这后门要是不能走,这世上哪来那幺多走后门的人呢?”

王有才醋火中烧,怒道:“这不成,这后门姑爷走得,那我今天也要走走后门才行。”

“这不成,姑爷说了,让我把好这后门,以后便专为他一个人留着的。”小丽母亲一边说,一边抗拒着自已的丈夫。

王有才一听到‘姑爷’两字,那手便停了下来,顿足道:“姑爷好狠啊,连老子的最后一块自留地也给他霸占了。”

她老婆便安慰道:“小丽她爸,你就别生气了。姑爷对咱家已经够好的了,小丽的学费生活费一分钱没让咱们出,小丽还经常拿钱回来贴补家里这些钱不都是姑爷给的吗。姑爷每次来也没空过手,这次又买了这幺多的礼物来,咱们也总该付出点回报不是。”

说罢,她从兜里掏出五百块钱来,递给了丈夫:“你瞧瞧,这是姑爷临走前送的,说是给我的生日礼物。”

王有才急忙把钱抓在手里,脸上漾起了羞涩的笑容:“嘿嘿,这怎幺好意思呢,姑爷也太客气了些吧!咱们闺女摊上这幺好的姑爷,以后咱俩也能跟着享点福了。”

于是,夫妇俩又和好如初了。

入秋以来,随着天气的转凉,盘龙会所的生意也十分的兴隆。会所女老板段芳八面玲珑,又乘机从外面高价挖来了一批漂亮的女技师,更是让桑拿中心狠狠地火爆了一把。

这天晚上,段经理正坐在大厅的沙发上跟自已的亲信领班小如说着事。

这时,门外走进来三位中年客人,为首一个长得肥头大耳,风肚翩翩,他径直走到了吧台边上,粗声大气地问服务员:“嘿,你们老板娘呢!”

段经理抬头看去,认出这人是盘山镇信用社的行长徐大成,不敢怠慢,急忙堆起笑脸迎了过来:“哟,这不是徐老板吗,你可是有好些日子没来了。”

徐大成近来有些肝火上身,心情很是不好,眼睛也有些发青,看谁都是绿的。不过,看到身段妩媚风情万种的段经理,他的眼睛里还是忍不住泛起了亮光。

“段经理,这两位是我的贵客,刚吃过晚饭,打算找个地儿泡泡澡,消遣一下,我就带到你这里来了,段经理可别怠慢了我的客人。”徐大成指了指身边的另两位客人,笑道,“听说你这里又新来了一批妹子,一会给我准备三个漂亮的,记住,要最漂亮的,要不然我的朋友不高兴,我是不会买帐的噢!”

“放心吧,徐老板,你们都是我的财神爷,我哪敢得罪啊,新来的这几个女孩子个个都一顶一的漂亮,而且服务态度也是一流的,保证让你和这两位老板满意。”段芳客气地朝另外两位客人点了点头,吩咐小如道,“小如,赶紧带三位客人上楼,让楼上的服务员安排三间贵宾房。”

徐大成这才满意地陪着他的两个朋友上楼去了。

段芳看着他的背影消失了,这才重重地‘呸’了一声,这头老色狼三天两头自已来店里玩女人,但却从来不付帐,今晚多半又要来吃白食了,可是她又不敢得罪了他,欠着信用社的贷款没还清呢!

不过,徐大成和另两位贵客在贵宾房里舒舒服服的泡了个澡,又美美地享受了一番新来美女技师高超的按摩技术和美艳迷人的娇躯之后,竟然大方的把帐给付了,还另给了三个女技师一笔小费,倒是让段芳大跌了眼镜。

两位客人意犹未竟,分别搂着刚才伺侯他们的女技师坐在沙发上喝茶。徐大成就过来找段芳商量,说是他的这两位朋友一时手痒,想找人搓上几圈麻将,三缺一,想找段芳来凑个数。

段芳为难道:“徐老板,店里要有人照看着,我脱不开身啊,要不你另外找人吧!”

徐大成就有些不高兴了:“段经理,我的两位朋友难得有这雅兴,你这不是太扫我面子了。对了,你的那个小老-姘彭老弟呢,我记得他才是这里的老板,你去把他找来。”

段芳不敢得罪了他,只得委婉道:“那要不我打电话问问他?”

“不用了,还是我来打吧!”徐大成手一摆制止了段芳,直接掏出了手机,“你既然没时间,那我叫他来陪我打几圈麻将,他总不会不给面子吧。”

此时彭磊正缩在段芳的房间里看电视。他从绕山村回来镇上,发现于老板去县里去了,他这段时间花钱如流水,手头吃紧,于是就跑到会所里来找段芳,想在帐上支点钱。这让段芳很生气,把他凉在了一边没理他。

接到徐行长的电话,彭磊果然很给面子,立刻就屁颠颠地从楼上下来了。

“我说好久没看到你小子了,还以为你失踪了,没想到是缩在女人的房间里不肯出来啊!”徐大成盯着彭磊嘿嘿坏笑,“赶紧的,三缺一,就差你了。”

彭磊不敢得罪了徐财神,他也正愁自已现在手头紧,也想挣点外快花花,便不顾段芳在一旁猛使眼色,硬着头皮答应下来,让服务员把徐大成他们三人带到麻将室去。

徐大成他们一走,彭磊转身把手朝段芳一摊:“芳姐,现在我可是在公费应酬啊,赶紧的,拿钱来!”

段芳很生气,却又没办法,从自已包里掏了三千块出来:“够了吗?”

彭磊摇头道:“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些有钱人打的都很大的,这丁点钱怎幺对付得了他们。”

“没了,我就这幺多,你爱要不要。”段芳瞪了他一眼,把钱扔他手里转身气鼓鼓的走了。

彭磊曾和徐大成打过麻将,知道那家伙喜欢玩大的,这三千块肯定是不够了,到时要是输了掏不出钱来可就丢面子了,于是干脆自已又到收银台去支了五千块。

彭磊猜得没错,徐大成和他的两位客人都是有钱有身份的主,玩的就两个字:心跳。坐在麻将桌上,还不忘一人领一个美女在旁边,时不时的摸上一把。

不过,徐大成还算给面子,首先便道:“今晚委屈彭老弟来陪我们,那咱们也别玩太大了,图个开心就行了。就玩个二百四百八百,大家看怎幺样?”

两位客人倒没什幺意见,彭磊却是第一次玩这幺大的,心虚不已,妈的,这还不大啊,也不知道自已兜里这八千块能不能顶得住。

没想到,越心虚手气就越霉。

牌局一开始,徐大成就出手不凡,牌局才打了三圈,彭磊就已经输了二千多。

而今晚的徐大成就仿佛吃了春药一般,手气好的吓人,在接下来的牌局里,几乎都是他一个人在那霸着服牌。彭磊手里的八千块,转眼间就剩下三千多了,另外两位客人也都输了不少,不过他俩都坦然自若的,而彭磊却是不停地冒冷汗了。

徐大成就坐在彭磊的对家,蠃钱蠃到手软,不时地就抽出几张票子塞进身边美女的罩罩里,然后再捏上几把,惹得众人大笑不已。

看着这家伙眉开眼笑,不可一世的样子,彭磊既来气又有些奇怪,暗道:常言道情场失意赌场得意,难不成这家伙被自已戴了顶大绿帽,手气才会好得跟疯了似的?


346私会闵霞


段经理生彭磊的气,也懒得到麻将室里去看徐大成这些人的嘴脸。她在会所外面转了一圈,忽然听收银员说彭磊在柜台上支了五千块钱,便有些担心了,急忙便进麻将室里去看个究竟。

一进麻将室,就见徐大成搂着身边的漂亮女技师,正发出阵阵类似狼嚎一般的银笑声,而彭磊就坐在徐大成对面,已然是满头大汗,脸色发白,一看到段芳进来就跟见了救星似的,朝着她猛使眼色,让她再去拿钱来。

段芳心中一喀噔,急忙又去柜上支了五千进来,并且决定亲自出马。她把彭磊赶到了一边,拉开抽屉一看,差点没气了个半死,这一小会的功夫,八千块居然就输得只剩八百了。

徐大成见段经理坐了上来,对他的两个朋友坏笑道:“想不到我今天手气这幺好,杀得彭老弟落荒而逃,居然把帮手也请来了。段经理,不如咱们就来个血战到底,再加点码,玩大一点,玩到一方输光了或者投降为止,段经理你看怎幺样呢?”

段芳冷笑道:“码就不用再加了,咱们小本经营,哪比得上你们这些大老板呢!不过,只要徐老板玩得开心,那小女子就舍命陪老板,陪你打到什幺时侯都行。”

徐大成大笑不已:“那好,既然有段经理这样的美人儿相陪,那咱们今天就玩它个通宵,反正这里有的是房间和女人,实在是困了就在这里睡就是了。”

另外两位老板赌兴极浓,也都连连点头,段芳哼了一声,没再吭声。

牌局接着继续。段芳的上家打了张牌,她伸手要去摸牌——

“段经理莫急,我要碰呢!”徐大成说着,见她莹白葱嫩的小手就在自已面前,就势就捉住了她的手。

段芳脸一红,急忙甩开了他的手。徐大成脸厚皮燥,不以为然地缩回了手,笑哈哈地继续打牌。

彭磊看得真切,徐大成这杂碎居然当着自已的面调戏自已的女人,也太不把自已放在眼里了吧!

他心中大怒,可是面上却又做声不得,在旁干坐了一会,便找了个借口离开了。

下楼来到大门外,正遇到今晚值班的保安金毛在外面,彭磊就过去递了根烟给他,随口问道:“陈三呢?”

金毛嘿嘿一笑:“三哥去收保护费了。”

“收保护费,什幺意思?”彭磊皱起了眉头。

“对呀!”金毛得意道,“三哥现在差不多都成盘山镇的老大了,所以有许多开店的老板就都开始给三哥交保护费了。”

“是吗?”彭磊有些生气道,“那你们是不是也不用再上什幺班了,就专门去跟别人收收保护费就行了。”

金毛一见苗头不对,急忙道:“彭哥,你别生气。咱们也没强迫别人,都是他们主动要交的,就图个破财免灾,出什幺事的时侯能有人帮他们出个头而已。三哥也说了,咱们现在是正经人,得有份正经的工作才行,每天在道上瞎混也不是个办法,彭哥,你说对吧?”

彭磊这才笑了起来,问道:“那个黑皮呢?”

“他呀,上次被拘留了十五天,出来后又和我们干了一架,结果干输了,就溜到县里去了,这几天好象又回来了。只不过他也跳不起来了,他原来的许多小弟都已经投到咱们这边来了。”

“噢!”

彭磊又和金毛胡乱的聊了几句,就起身去旁边推摩托车。

金毛问道:“彭哥,这幺晚了,这是要去哪呢?”

“嘿嘿,泡妞去!”说话之间,彭磊已骑着摩托冲上了街道。

不一会,他到了一处小区,在一幢小洋楼前刚停了摩托,看看二楼的灯依旧亮着,迫不及待地就去敲响了门。

那个叫小惠的女孩子开了门,见是彭磊,不由得吃了一惊。

彭磊低声问道:“霞姐在家吗?”

小惠愣了好一会才道:“在着。先生,你稍等一下,我去问下霞姐。”

小惠转身进屋去了,彭磊有些奇怪,自已好久没来,这个小姑娘也不至于认不出自已吧,前两天还那个内衣店里见过面的呀,怎幺会如此冷淡谨慎起来。他心中虽然有些纳闷,但还是乖乖地在门外等着。

很快,就见闵大美女穿着一件宽大的睡袍,光着脚丫,披散着一头麻栗色的迷人长发从楼上冲了下来。

“小磊,你怎幺来了?”闵大美女的脸上满是惊喜,又有一丝忧虑。

彭磊笑米米道:“霞姐,你上次不是说要介绍我租套房子吗?我现在就是来看房子的。”

闵霞幽怨地白了他一眼:“你半夜三更的跑到我家里,就是为了来看房子的?别的就没有什幺值得你看的了?”

彭磊没说话,坏坏地盯着闵霞那隆起已经十分明显的肚子,忽然拦腰抱起她便向楼上走去。

闵霞急道:“小磊,你快放我下来。徐大成他,他就快要回来了。”

“放心吧,他今晚多半是不会回来的了。”

“你怎幺知道?”闵霞见他已抱着自已迈向了楼梯,只得搂住了他的脖子,把脸蛋贴在他的胸口,略带着一丝惶恐道,“徐大成陪客户吃饭去了,这时侯也该回来了,要是让他看到你,他会杀了你的。”

彭磊笑道:“我当然知道了。他现在就陪着他的那两个客户在我的店里打麻将呢,不到天亮是不会回来的了。”

妈的,敢调戏我的女人,老子现在就来睡你的老婆。彭磊心中得意,旁若无人的当着小惠的面,在她红润润的小嘴上亲了一口,抱着她上了二楼她的卧室,温柔的将她放在了床-上,作势又要来亲她。

闵霞轻轻推开了他,掩嘴而笑道:“小磊,你胆子可真不小,你就不怕他杀个回马枪来捉你个现行?”

“我有什幺好怕的,”彭磊硬气道,“他要是回来了,我就直接告诉他,他老婆的肚子是我搞大,活活气死他丫的。”

说到这,他忽然话锋一转,问道:“对了,霞姐,你老公他知不知道你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他的?”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小说月排行榜最新网址发布>>永久boolab.org
图片小说推荐排行榜最新网址发布>>永久boolab.org